鹈鹕奔月

小苍蝇,
你夏天的游戏
给我的手
无心地抹去。
我岂不象你
是一只苍蝇?
你岂不象我
是一个人?
因为我跳舞,
又饮又唱,
直到一只盲手
抹掉我的翅膀。
如果思想是生命
呼吸和力量,
思想的缺乏
便等于死亡,
那么我就是
一只快活的苍蝇,
无论是死,
无论是生。
   ――《the fly》威廉·布莱克